潘际銮, 焊接工程专家。1927年12月24日生于江西九江。194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清华大学教授,南昌大学校长。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
   参与创建国内高等院校中第一批焊接专业,50年代末试验成功板极电渣焊及重型锤锻模堆焊,应用于生产。60年代初试验成功氩弧焊应用于核反应堆制造,完成我国自己生产的第一套核反应堆焊接工程。继之研究成功我国第一台电子束焊机,并对焊接的热裂纹的机理进行了深入的研究。70年代末研究电弧传感器,首次建立电弧传感器的动、静态物理数学模型,并研制成功具有特色的电弧传感器及自动跟踪系统。80年代研究成功“QH-ARC”焊接电弧控制法,首次提出用电源的多折线外特性,陡升外特性及扫描外特性控制电弧的概念,为焊接电弧的控制及焊接自动化开辟了新的途径。

《朗读者》的舞台上,迎来了⼀位90岁的⽼⼈,“中国焊接第⼀⼈”,潘际銮院⼠。
 作为中国焊接科学奠基⼈,清华焊接专业的创始⼈。潘⽼对我国众多现代化⼯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秦⼭核电站、第⼀条⾼铁,这⾥⾯都有他的汗⽔。
 在节⽬中,以潘⽼为⾸,近⼗位清华⼤学以及西南联⼤的功勋级校友,⼀同朗读清华的《告全国民众书》。
这些中国各科研领域的元⽼⼈物,年龄加起来超过1200岁。那年代⾥,⾯对破碎的⼭河,国家因孱弱⽽遭受欺凌,清华⼈所发出的奋进的呼号,如今听来依旧令⼈热⾎澎湃。

⽤潘⽼的话来说,当时念书的⽬的只有三个:“抗⽇、救国、回家。”是的,他们那⼀代⼈读书,就是为了国家。

1927年12⽉,潘际銮出⽣于江西九江,⼀个普通的铁路职⼯家庭。家⾥的条件虽然不是很好,但他和许多孩⼦⼀样⽆忧⽆虑。

  潘际銮从⼩就求知若渴,⼩学读了⼀年连跳两级,三年级读完,⼜直接读五年级。就在⼩学快读完时,抗战爆发。⽇本⼊侵,九江告急,⼀家⼈只好逃往南昌。

  虽然这时他没机会进学堂,却⽤半年不到的时间,⾃学了⼩学剩下的全部课程。

  等他考上初中,家⼈⼜再度逃亡。⼀⾛就是3个多⽉,⼀路上躲避⽇机轰炸,在饥饿和病痛中⼏度涉险。

  1939年,全家抵达昆明。为了躲避⽇军的轰炸住在乡下,每天要⾛30⾥路去上学。有⼀次他和哥哥不慎被洪⽔卷⾛,差点因此丢掉了性命。

  饥饿和逃亡,成了少年全部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潘际銮暗暗发誓,⼀定要好好读书,努⼒学知识,为民族崛起尽⼀份⼒。

  1943年春天,以各门功课第⼀的成绩,潘际銮考进著名的中⼭中学。

  两年后,⼜被保送进西南联⼤。当时清华、北⼤、南开三校合⼀,缔造了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学府,潘际銮在这⾥度过了难忘的时光。

  回⾸的岁⽉,潘⽼感慨道:“抗⽇救亡是当时联⼤师⽣的共同⽬标,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对于我来说,10岁就穿梭在炮⽕之中,知道国家要亡了的滋味。所以读书纯粹为了求学问,将来能够救国和报国,功名利禄根本没有想过。”

  抱着求知救国的理想,抗战胜利后,他回到清华机械系。当时国家急需建设型⼈才,清华便推荐他到哈⼯⼤,跟随苏联焊接专家普洛霍洛夫,学习新兴的焊接技术。

  当时这项技术国内⼀⽚空⽩,潘际銮想:“虽然现在还⽤不上,但在中国以后的经济建设中,这项潘国良紫砂壶,泥料做工看得见—点击直接看实物照蜀茗紫砂—潘国良全手工紫砂壶。精选原矿紫砂,保价升值!众多潘国良优惠信息,全手工原矿紫砂壶,大师亲笔证书。
发展中技术⼀定会起重要作⽤。”所以他义⽆反顾地去了哈⼯⼤。当时⾃愿学习焊接专业的研究⽣,数来数去只有6个⼈。他报名时,清华、北⼤的⽼师开玩笑说:“你专门到哈⼯⼤,去学焊洋铁壶、修⾃⾏车,有什么意思呢?”

潘际銮没有考虑个⼈,他想到是祖国未来的建设。如果仅从眼前利益出发,学⼀门热学科当然更“划算”。到了哈⼯⼤后,他努⼒学习,并在原有理论的基础上,极⼤丰富了焊接的科学分析。

  1952年,哈⼯⼤决定成⽴焊接专业,他被任命为焊接教研室代理主任。在我国⾼等教育界,创建了第⼀个焊接专业。

  随后,他⼜在清华建⽴焊接教研组,被任命为焊接教研组主任。就这样,中国的焊接⼈才队伍,才⼀点⼀点壮⼤起来。可以说,潘⽼是中国焊接领域,当之⽆愧的奠基⼈。

  事实证明,潘⽼的预见是正确的。他所深⼊研究的领域,成了国家各项⼯程建设⾥不可或缺的⼀环。

  20世纪60年代,他率领教师、⼯⼈花3年多时间,完成了由清华⼤学设计建造的核反应堆的焊接⼯程任务。⼜在没有任何资料的情况下,成功研制出我国⾸台电⼦束焊机。

  1987年⾄1991年,在我国⾃⾏建设第⼀座核电站(秦⼭核电站)时,潘⽼担任焊接顾问,为该⼯程作出重要贡献。

  最让国⼈骄傲的,是中国的⾼铁名扬海外。如今⾼铁遍布全国,中国成为了世界第⼀⾼铁⼤国,运营⾥程最长、运营速度最快、⾼铁运量最多、⾼铁等级最⾼,让⽆数外国⼈为之惊叹。

  ⾼铁之所以能迅猛发展,离不开潘⽼开创的钢轨焊接技术。“⾼铁的钢轨要⼀点缝都没有,全部焊起来,把它磨平、磨光。全国最后总结是焊了66万个头,⼀个问题都没有出。”

  如果没有潘⽼⼏⼗年如⼀⽇的研究,就没有中国⾼铁的迅速崛起。

  在核电和⾼铁两⼤领域,潘⽼可以⽆⽐⾃信地说:“中国已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其中很⼤⼀个原因,就是焊接技术过硬。中国钢轨焊接的⽔平,超过世界任何国家。”

  他不求名利,求的是奉献,希望中国的发展能像⾼铁⼀样,让世界为之震惊和赞叹。

  潘⽼的科研成果,估计可达数千亿。可就是这样⼀位⽼⼈,⾝居陋室,上下班骑⾃⾏车。

  他在清华⼤学焊接楼的办公室,真是简陋⽆⽐。潘⽼作为学科筹办⼈,只有⼀个光线不太好的⼩办公室,⼤约10平⽶。那间⼩办公室,被已经掉漆的家具和书报资料,塞得满满当当,让⼈没法下脚。  ⾄于收⼊,⼀个⽉也就万把元。相⽐⽼伴⼉5000元的退休⾦,潘⽼觉得已经⾮常满⾜了。

  在潘⽼家⾥,最贵的也就是两台台式电脑。他⼀台、⽼伴⼉⼀台,其他要花钱的地⽅很少。实际上,作为院⼠的潘⽼,待遇要参考副部级⼲部。

  但⼆⽼对名利不感兴趣,公司⾼薪聘请潘⽼,都被婉拒。如今住在清华的荷清苑社区,还是⼗多年前的⽼房⼦,书房都是⽤阳台改造的。

  ⾄今,90岁的潘⽼每天在实验室⾥,⼯作10个⼩时左右。他说:“我终⾝投⼊这个事业,是为国家做贡献,⽽不是赚钱牟利。”

  不但是科研,对于祖国⼈才的培养,潘⽼也是竭尽所能。1993年,潘⽼应桑梓之邀,担任江西省南昌⼤学校长。

  当时江西是个“三⽆省”,⽆重点⾼校、⽆学部委员、⽆博⼠点。原本可以安享晚年的潘⽼,65岁到南昌⼤学“救⽕”,将当初西南联⼤的育⼈之风,带到了这所不起眼的学校⾥,⼤⼒推⾏本科教育改⾰:  对各学期未修满规定学分数60%的学⽣,要求缴纳全部培养费,并跟班试读⼀次;仍未修满学分数60%以上者,予以退学;对公费⽣和⾃费⽣实⾏滚动竞争,学习不好的公费⽣可能转为⾃费⽣,⽽学习好的⾃费⽣则可以转为公费⽣。

  这些让国内⾼校同⾏瞠⽬的制度,均有着浓厚的联⼤烙印。很快,南昌⼤学学风陡转。

  1996年,南昌⼤学“211”预审通过;2002年,南昌⼤学成为江西省唯⼀⼀所“211”重点⼤学。

  任职校长10年间,潘⽼从不为亲近搞特殊关系。他的学⽣和下属,从未沾光。

  学⽣张华在南⼤任教,并没有“获得更多资源”。相反,潘际銮跟他说:“你就默默⽆闻地⼲,⾃⼰去争取课题,别指望在学校拿钱。”

  给潘⽼做了6年秘书的徐丽萍,在潘上任时是正科级,直⾄潘⽼卸任,职级都没有改变。

  徐丽萍笑称不敢印名⽚,“那么⼤年纪,还是科长,实在不好意思啊”。

  潘⽼能够数⼗年如⼀⽇地,专注于学术研究、培养⼈才,多亏了贤内助,北⼤才⼥李世豫。

  经济收⼊⽅⾯,李⽼师也说:“要⾼薪⼲什么,⽣活够了就⾏,不要整天想着挣多少钱。我们这些⼈搞科研⽬的不在钱,就是要搞创新。国家有进步,⼯业有进步那就好了,⼈民的⽣活就好了。”

  所以,两⼈穿着朴素的⾐衫,如神仙眷侣被抓拍下来时,许多⼈了解后都说:“那个年代的⼈真的不⼀样,爱上⼀个⼈,就是⼀辈⼦;做⼀份⼯作,就坚持⼀辈⼦;研究⼀个专业,就耗尽⼀⽣。”

  潘际銮的⽣活,从来都是平平淡淡。每天上午8时30分,在家吃完夫⼈准备的早餐。他就蹬着电动⾃⾏车,到清华⼤学焊接馆上班,带着20多⼈的团队⼲活。

  傍晚6时,他蹬车回家,⽼伴已经准备好了晚饭。晚上上⽹、回回邮件,⼀天便过去了。

  可是在这样的平淡中,他们却有着别样的欢喜。⾼铁验收时,李⽼师受邀体验,⼼⾥⽆⽐⾼兴,替潘⽼感到⾃豪。

  “验收的时候坐到⾼铁司机旁边,我⼼⾥⾼兴死了。⼜很害怕,那可真快!我们从来没坐过那么快的⽕车,这都是我⽼伴的功劳!”

  现如今,潘⽼年龄⼤了,为了安全,不再骑车带⽼伴兜风,但浪漫情调还是不减。

  他曾翻出许许多多⽼照⽚,偷偷做了⼀个相册,作为钻⽯婚的礼物送给李⽼师。简朴的相册,打捞起层层叠叠的时光,记录了60年⾥风风⾬⾬的陪伴。

  这样历久弥新的爱情,在各种欲望泛滥的社会⾥,真是⼀股暖⼼的清流。⼆⽼的⽣活简朴、⾃在随⼼,对国家的那份⾚⼦之⼼,更是令⼈肃然起敬。

  ⼀⽣⼀件事,⼀⽣爱⼀⼈!这样的简单和纯粹,却是⼀种⾄⾼的境界。尤其是在浮躁的世界⾥,需要抵御更多的诱惑,不被欲望的⾝影所左右,坚守住⾃⼰的内⼼。那样的⼀颗⼼,⽐⾦⼦还要宝贵。

潘际銮满腔热血,在创新路上,让中国高铁硬币竖立不倒,惊艳全球。但凡有创新能力,在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的人,都善于积累。

    作者 a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