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022高三湖南师大附中月考三】
贺新郎 ·甚矣吾衰矣 辛弃疾

邑中园亭①,仆皆为赋此词。一日,独坐停云,水声山色,竞来相娱,意溪山欲援例者,遂作数语,庶几仿佛渊明思亲友之意云。

甚矣吾衰矣②。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问何物、能令公喜③?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江左沉酣求名者,岂识浊醪láo妙理。回首叫、云飞风起。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④。知我者,二三子。

【注】①邑,指铅山县。词人59岁时闲居于此。②该句源自《论语》,是孔丘慨叹自己“道不行”之语。③该句源于《世说新语》,记录郗超、王恂能令晋大司马桓温欢喜之典故。④仿《南史·张融传》中张融“不恨我不见古人,所恨古人又不见我”。

【诗歌情感简析】

读懂这首词,可根据诗歌注释,可借助相关典故。

词人写作这首词时已年届六旬,时至暮年,且,词人处于“闲居”状态。

上片:作者老来罢退,此时已满头白发,词人不禁感慨岁月流逝、人生蹉跎,而流露出壮志未酬的英雄迟暮之感。故交零落,知己很少,借用郗超的典故,写身边无可喜之物,词人就转向青山觅知音,“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为千古名句,写出作者渴望融入自然,以求超然洒脱之意。而人事无可赏,青山多妩媚,也委婉地传达出词人宁愿孤寂落寞,决不与世俗同流的高洁情致。

下片:截取“饮酒”场景,寄托情志,进一步强化知音难觅的孤寂,并表明不求名利的节操和不合时俗的个性,以及对“江左沉酣求名者”的鄙视,再借用张融一典,显示出词人特立独行、超逸狂放的豪迈气概。

02清平乐·村居
辛弃疾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诗歌情感简析】

赏析这首词的情感,要捕捉到重要的诗歌意象和场景

这首词作于辛弃疾闲居江西上饶的带湖期间,但通篇呈现出一种清新、温暖、惬意、和谐的氛围,而不见慷慨豪迈的家国之悲。

词中运用白描手法,描摹出一个农村五口之家的家居环境和生活画面:房舍不大环境极好,吴侬软语甜糯婉转,白头翁媪相依相亲,三儿或劳作或玩耍……一组意象,几个场景,就把这家老小不同的面貌和情态,写得活灵活现,生气勃勃。

这首词表现的是作者对农村和平宁馨、朴素闲适生活的由衷喜爱。试问,这样的美好生活,无论是失意落魄之人,或是雄心万丈之人,谁不有所向往?

诚然,如果进一步赏析,作者一生有志难伸,蛰居农村,作者绝非粉饰现实。他胸怀英雄壮志与向往农村生活,并不矛盾,且这样美好的家居生活,会更加激发他抗敌复国的热忱。

03
鹧鸪天·代人赋辛弃疾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诗歌情感简析】

这首词的创作背景:辛弃疾遭遇弹劾,隐居上饶带湖。但相对上一首《清平乐·村居》,这首词的情感稍显微妙、复杂。理解其思想情感,也可从诗歌意象入手。

“柔桑”“嫩芽”“细草”“黄犊”“荠菜花”等意象,描写出江南农村的美好景色,表现作者的喜爱之情。

但这首词也隐隐透露出愁苦、忧思之情。“斜日寒林点暮鸦”中,意象亦“寒”亦“暮”,多少有作者不平心绪的含蓄映照,而“城中桃李愁风雨”的意蕴则可以有多重解读:作者明说厌弃繁华的城市与尘世,是否也暗指外界局势在金兵进逼的风雨飘摇?自古词人逢难言之辞,往往假托物象景观,放到内心始终潜流涌动的辛弃疾身上,这也不难理解。

当然,如果在考试当中,没有相关的注释与提示,也可不必过多解读。

04

【2022高三百校联考题】
鹧鸪天·游鹅湖醉书酒家壁
辛弃疾

春入平原荠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鸦。多情白发春无奈,晚日青帘酒易赊。   闲意态,细生涯。牛栏西畔有桑麻。青裙缟袂谁家女,去趁蚕生看外家。

【注】①辛弃疾作此词时被罢官落职,时年42岁。②青帘:古时酒店挂的青布幌子,当招牌用。③外家:娘家。

【诗歌情感简析】

结合诗歌注释细节来领悟诗歌情感。

辛弃疾在正值壮年的42岁被罢官,一番雄心壮志无处伸展,词人自然不甘于清闲无为。

下阕写农家种下桑麻,春播过后待农忙,青衣女子趁闲暇回娘家,着意写农家生活之“闲”。

但这种生活越是闲适、古朴,越是衬托作者内心的烦乱与不甘。上阙就是这种心境的写照。多情善感的词人游鹅湖,醉后作词,难免想到自己事业失意(赋闲在家、空自“多情”),感叹岁月流逝(白发已生),惆怅、伤感之情便由此生发。而“酒易赊”一词,则更是点出词人出入酒家,借酒买醉以浇愁的生活状态,因而,表面很“闲”的田园生活,被涂抹了一层失落的色彩。

如果作者是一般词人,情感解读可到此为止。但结合伟大爱国词人辛弃疾的人生经历,我们也不难读出,词人虽有怀才不遇的落寞之意,但也有不甘闲居的进取之心。

05西江月•遣兴
辛弃疾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注:辛弃疾中年屡遭谗劾,赋闲20年。

【诗歌情感简析】

读懂这首词的情感,要理解把握诗歌的关键词(“醉里贪欢”、“愁”)和关键句——“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然后借助标题“遣兴”。

这首词上片写“醉”的原因:借酒浇现实之愁;下片描写醉后情态。语言明白如话,细节生动活泼,手法奇崛新奇。

“醉里贪欢”、“愁”直写作者之愁,而“近来始觉”两句则意蕴含蓄:表面是说古人之书无可信之处,读了没有益处,但作者之意不在揭示“尽信书不如无书”之类的读书感悟,而是说古书上许多“至理名言”“处事之道”看是可信,而践行到生活中却屡屡碰壁行不通,也可说作者一肚子才学和真知灼见,却不便明言,也不合时宜,实际上词人是借此表达对现实的激愤不满之情,而这正是作者“赋闲20年”的心境写照。

而标题“遣兴”说明作者写作此词不是记录一次醉酒经历,而是为了遣发意兴,排遣情怀,而至于是什么“意兴”和“情怀”,我们稍微知人论世,就不难得出了。

小结

读懂诗歌情感的切入点知人论世结合背景找关键句捕捉意象把握细节借助典故注意标题

    作者 a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