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猫

 葛亮

①宁怀远从蒙自刚来到昆明时,在翠湖边上看到一株梨花。很大,风吹过来,就落了一地,好像雪一样。后来,他无数次对荣瑞红说起这株梨花树。荣瑞红说,我们龙泉镇,什么花都有,就是没有梨花。

>>>小说开头描写了翠湖边的梨花,后面在“蓝花楹开得正盛”的季节展开故事,营造了一种宁静幽美的意境,增添了小说的美感。荣瑞红“就是没有梨花”的遗憾,引出关于瓦猫的回忆。

②后来,宁怀远在滇池边上,听一个拉胡琴的唱,“万紫千红花不谢,冬暖夏凉四时春。”他又想起这株梨花,想起满天飞的白,却怎么也记不起树的样子了。(宁怀远由唱词联想,增加作品的诗意美,同时引出荣瑞红的回忆,为瓦猫的出现营造美丽的氛围。)

③荣瑞红倒记得清清楚楚。那年夏天,蓝花楹开得正盛。(写花儿盛开季节。照应第一段内容,给小说增加意境美。)黄昏时候,村里头来了一个人,敲开他们家的门。荣瑞红应了门,见是高个儿中年人,穿着青布衫子。蜡黄脸,满脸胡须。这人操官话,有两湖口音,口气温和,问荣瑞红家里头有没有要出租的屋子。荣瑞红就喊她爷爷。荣昌德老汉走出来,敲着烟袋锅,眯眼看来人胳膊底下夹着两本书,就问,先生,你是昆明城里来的教授吧?(爷爷目光敏锐,经验丰富,猜测来着的身份,暗示时代背景。)

>>>插入荣瑞红回忆。花开的季节有人来找房子,与下文爷爷帮助来者找房子做铺垫。图片

④那人点点头,说,小姓闻。荣老爹回,我们家的耳房刚租了出去。最近来我们镇上问的,都是昆明城里的教授和学生。日本人的飞机把读书人都折腾坏了。全城都在跑警报。走,我陪你去问一问。(荣老爹言谈。表明荣老爹对知识分子的关爱、对日本的憎恨,他是个热心肠的人。爷爷要帮闻先生找房子,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故事开端:闻先生来找房子,为立瓦猫的情节做铺垫。

⑤荣老爹带着这个先生,顺着金汁河畔的小路,挨家挨户一路问过来。天擦黑了,这先生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下,抬头看看说,这房子好。“三间两耳倒八尺”。荣老爹说,可不,正正经经的“一颗印”。(“挨家挨户”突出荣老爹的热心和“先生”对房子的精心选择。交代找到的房子的格局,暗示房子用特殊用途。)

⑥敲开了门,一看,小院干净开阔,房子也通透。用的石材、木料都考究得很,楼板和隔墙板还未装完,眼见是新起的房子。闻先生怕人家不舍得,但还是说了来意。屋主说,好。钱不打紧,您看着给。这屋子刚建好,您不嫌弃,下周就能住进来。 (屋主不在乎租金多少将自己新起的房子租给闻先生。龙泉镇人至真至纯的人情美。)

⑦闻先生看他爽快,也很高兴。屋主说,都说昆明城里造了新大学,来了许多教授。北方来。要是不打仗,我们请也请不来你们。(房主的话进一步揭示了小说的时代背景,展现了当地淳朴的民风。为下文给闻先生提出立瓦猫的建议做铺垫。)

⑧荣瑞红才知道,这个闻先生,不是替自己找房子,是要替他们大学找个地方,盖个研究所。图片

⑨要装修这个房子,镇上不缺人手。可这闻一多先生,一个瓦匠窑工也不请。他和另一个姓朱的先生,  撸起袖子,带着几个年轻人,自己干。(亲自装修。展现了闻一多先生代表的西南联大人的精神风貌。)

⑩荣老爹就说,他们开不了伙。囡儿,新烧的饵块,给他们送些去。(热情送饭,体现了龙泉镇人至真至纯的人情美。)

⑪荣瑞红就拎着一只篮子,装几只碗给他们送过去。闻先生客气,要给她钱。她躲过去。

⑫待装修好了,闻先生请村里的木匠创了一块木板,创得又平又光。他对青年说,怀远,去龙头村的弥陀寺,找冯先生,给咱研究所题个名。

⑬黄昏的时候,“清华大学文科研究所”的牌子就挂起来了。(从荣瑞红视角叙述。叙述了抗战时西南联大师生艰难复建研究院所的情节,是对历史的生动再现,增加了小说的真实性,可以让读者领略闻一多等大师级人物的日常风度与性格魅力。)

⑭屋主来了,看了又看,说,这字可真好。可这屋上了椽子,要住进人,其实还缺了一样。(“缺了一样”,缺什么?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⑮闻先生说,愿闻其详。

⑯屋主笑笑,这得麻烦您找荣老爹问一问。

>>>设悬念,吸引读者阅读兴趣。“缺了一样”,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故事发展:闻先生找到中意的房子,为立瓦猫提供确定场所。

⑰当天后晌,宁怀远第一次见到了瓦猫。

>>>倒叙。先交代“瓦猫”,引起读者思考:瓦猫是什么样子?它的用途是什么?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⑱他看见荣家老爹捧了一只黑黢黢的物件走过来。走近看,是个陶制的老虎。那老虎身量小,但样子极凶。凸眼暴睛,两爪间执一阴阳八卦,口大如斗,满嘴利牙,像要吞吐乾坤的样子。(介绍瓦猫的颜色、材质、体积和凶恶的面貌。描绘细腻,形神兼备。)老爹捧得稳稳的,神色也肃穆。宁怀远记起朱先生讲应劲的《风俗通义·祀典》,引《黄帝书》,里头有神荼郁垒执鬼以饲虎的一段,说虎能“执博挫锐,噬食鬼魅”。他想,这大概是一只和房宅相关的神兽。(通过宁怀远的视角观察。介绍陶制的“老虎”、老爹“肃穆”的神色,加上经典文献的记载交代“虎”的作用,暗示瓦猫的作用。增加了作品的文化底蕴和瓦猫镇宅的历史渊源。)

⑲他便大声感叹说,好凶的镇宅虎啊。(宁怀远的推测和感叹。明确了镇宅虎的作用,解开了“缺了一样”悬念。)

⑳旁边的荣瑞红手里拿着红菱子,本也是肃然的,听了怀远的话,倒噗嗤一声笑出来,说,读书人的见识大。阿爷的瓦猫变了老虎。

㉑荣老爹回头瞋她一眼,说,死囡儿,不说话当你哑巴吗。(老爹的瞋视和责怪。进一步衬托瓦猫之事的严肃性,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㉒这时,在宅前的端公,是本地的巫人。穿玄色的长袍,头戴锦帽,手里执了木剑。他捉来一只毛色绚亮的雄鸡,口中念念。旁人听不懂,大约是消灾瑞吉的咒语。随即出其不意,低头猛咬住公鸡的鸡冠。血便由肥厚的鸡冠流淌下来。端公唤来荣老爹,协他把住挣扎的雄鸡,将鸡血一一滴在瓦猫的七窍,即眼、鼻、口、耳处,又在那大嘴里放入松子等。这端公即刻手势利落,将鸡宰杀了,在院内的锅里烹煮。半个时辰取出,直立于钵中,这鸡头须仰视屋宇檐角。端公遂点香祭之良久。最后,踏梯上屋顶,恭恭敬敬,才把瓦猫安在脊瓦上。(从宁怀远的视角。详细交代端公穿着打扮、给瓦猫“开光”的过程,细腻生动,过程完备。瓦猫开光的描写,丰富了小说的内容,营造了神秘的氛围,展现了西南地区独特的风土人情。)

㉓宁怀远看这端公,一场“开光”下来,大汗淋淋,像是脱了形。瓦猫坐在房上,凛凛地望着他们,竟让人有些敬畏。当地的人,经过了倒都要驻足,合掌默立。半响,向主家道喜,才离去了。言语间皆轻声细语,像是怕惊动了什么。(给镇宅的神兽瓦猫“开光”的过程庄严肃穆,在场的人都轻声细语,经过的人驻足合掌默立,表现了人们对瓦猫的敬畏。)看得宁怀远心里也穆然起来。(宁怀远的感受,衬托了仪式的“肃穆”氛围。)屋主帮着他们一一安置好了,这才和闻先生告辞。一边说,先生,这屋子就交给您了。临走时,他又点上三支香,插在香炉里,阖目拜了一拜,才道,这瓦猫既上了房,逢农历初一、十五,点香祭供,先生莫要忘了。

>>>故事高潮:端公给瓦猫开光

㉔当晚上,闻太太将冯太太从弥陀寺请过来,说一起包饺子,庆乔迁之喜。

㉕闻太太将一簸包好的饺子又下到锅里,说,你那边住得可好?等我这忙完了也去看看。

㉖冯太太说,我本来不信鬼神,可那山坡上孤零零一座庙,住着总是不踏实。

㉗闻太太说,你还是常来走动,跟我做伴,也多个照应。

>>>闻太太与冯太太的朴素对白。既能表现两个女人在困境中彼此的关心,又引出下文冯太太要请瓦猫的内容。

㉘冯太太叹口气道,不是我迷信。我倒听说,这村里的房子除了庙,都要请尊瓦猫,才算清净了。我刚一进门,看见你们房梁上坐了一尊,那叫个威风。(照应前文给瓦猫“开光”情节,使小说结构严谨。瓦猫寄托了龙泉镇人对平安幸福的美好生活的向往与镇宅纳福、驱邪避害的美好愿望,深化了小说主题。)

>>>故事结局:闻太太乔迁待客,瓦猫尽显威风。

(有删改)

总评:小说以闻一多先生为原型,叙述了西南联大人艰苦重新创建研究院的故事,展现了联大人为追求真理不畏艰苦的革命精神,同时赞颂了当地人民淳朴、真诚、善良的品质。小说语言清雅冲淡,叙事温润平和,既典重温雅又细致入微,语言的力度与分寸的拿捏都恰到好处,体现了作者独特的抒情美学。这种表达,使本来战火纷飞的艰难岁月,润满了人间的温情。

[注]:
①龙泉镇,是以荣老爹为代表的陶艺匠人制作民间神兽瓦猫的世代传承之地。

②也称“一口印”,住房建筑形式之一,它由正房、耳房(厢房)和入口门墙围合成正方如印的外观,俗称“一颗印”。

③饵块,云南当地的一种小吃,用饵块包裹起来的馅饼。

    作者 a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