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兰!亲爱的
别时容易见时难
分离廿一个月了
何日相聚,念念、念念”

1982年5月的一天
42岁的左太北收到了
母亲寄来的一沓信件
那是她的父亲
在与妻女分别的21个月里
写给她们的家信
读着这些家书
左太北泪流不止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
看见父亲留下的信件
也才知道
原来她有个
这么疼爱她的父亲

在左太北还差两天满两周岁时
她的父亲就牺牲了
她的父亲就是
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场上
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左权
今天,是他牺牲80周年纪念日
让我们一起缅怀这位
一腔热血、满腹柔情的民族英雄

黄埔一期高材生

左权,原名左纪权
1905年3月
出生在湖南省醴陵新阳乡
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
他幼年丧父,家境贫寒
深受母亲坚强和勤劳的品质影响
形成了刚毅倔强的性格
左权自幼聪慧过人
8岁读私塾
10岁便能写诗作对
14岁转入“北联高小”学习
成绩名列前茅

袁世凯签订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时
他身背“毋忘五七国耻”的标语
在村里谴责其卖国罪行
升入醴陵中学后
受到“五四运动”的影响
左权决定走出家门
实现救国理想

1924年
左权考入广州陆军讲武学堂
同年参加平定广州商团叛乱的战斗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实际战斗
周恩来曾说:
“左权同志的革命信念
便由此起”
11月间
他所在的讲武学堂并入黄埔军校第一期
在人才济济的黄埔军校
左权被称作黄埔岛上的一颗新星

1925年2月
由陈赓介绍、周恩来批准
左权加入中国共产党
之后,他被党组织选派前往苏联学习
先是和邓小平一起
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
后又转入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

他在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同班同学
刘伯承后来曾回忆说:
“无论是图上作业,还是野外演习
左权的战术作业,常称扬于同学中”
1930年6月
左权回国
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时
毛泽东力排众议
亲自提名左权任红一军团参谋长
红军四渡赤水
强渡乌江,巧渡金沙江
左权的参谋才能
发挥得淋漓尽致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
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
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
左权被任命为八路军副参谋长
这一时期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在给
八路军总部行文发电时
常称朱德、彭德怀、左权为“朱彭左”
八路军总部下发命令
也往往以“朱彭左”联名签署
因此,“朱彭左”便成了
八路军总部的代称,威震敌后

选址筹建两大绝密基地

1939年
八路军总部决定在太行山抗日根据地
选址建造一座大型兵工厂
以应对武器装备严重不足的问题
厂址既要隐蔽,又要易守难攻
朱德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左权

黄崖洞位于太行山脉中部
海拔在1500米至2000米
峭壁拔地而起
连绵数十公里
这里唯一的出入口
是一条宽不过10米
长却有近500米的峡谷

这条险象环生的峡谷蜿蜒曲折
两侧百米巨峰直插云霄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左权认为这里是
修建兵工厂的绝佳位置
将情况汇报给总部
朱德和彭德怀当即同意


冀南银行印钞厂旧址

在指挥修建黄崖洞兵工厂的同时
左权还在一沟之隔的宽嶂山
为冀南银行的印钞厂选好了厂址

就这样
八路军的两个绝密基地
都藏身在了太行山腹地

黄崖洞兵工厂建成后
每个月生产新式步枪400多支
掷弹筒200多门
还可以生产地雷、手榴弹
刺刀、炮弹等武器装备

冀南银行印钞厂印发的“冀钞”
流通晋冀鲁豫边区
这个红色经济命脉的搏动
为抗日军民注入了源源血液
对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
壮大根据地经济发展
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了保护这两个绝密基地
左权指导特务团在黄崖洞一带
构筑起了以地堡、投弹所、堑壕
相互连接的立体防御工事
在这些防御工事的保护下
黄崖洞兵工厂成为
华北八路军规模最大的兵工厂
年产量足以装备16个团

黄崖洞守卫战:敌我伤亡6比1

1940年4月、5月间
日军一方面派大量的飞机轰炸重庆
同时在华北调集重兵
推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
“囚笼”政策
企图摧毁华北抗日根据地

这时
朱德总司令已经离开太行山返回延安
八路军总部的主要领导干部
只留下彭德怀和左权
他们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作战室的油灯整夜整夜地亮着
彭德怀和左权在军事地图前谋划作战方案
部署兵力
每天都要工作16个小时以上

心系战事,左权常常彻夜不眠
他两次从总部驻地到一二九师师部
和刘伯承、邓小平商议作战计划
1940年8月20日20时整
战役准时打响
八路军各路突击部队犹如猛虎下山
迅速扑向日军控制的
铁路沿线据点、车站、桥梁、碉堡
正太路、同蒲路、白晋路
平汉路、津浦路等华北各主要
铁路和公路干线先后燃起了战火

八路军总部作战科科长王政柱非常地兴奋
就给彭德怀副司令员与左权参谋长汇报
说这一次大战
我们参与的部队已经上到了105个团
左权当即就说:“好!这是百团大战
作战科要仔细核实”
彭总高兴地说:
“不管他一百零几个团
我看这一次战斗
我们把它叫成百团大战”

毛泽东赞扬:
“左权吃的洋面包都消化了
枪杆子和笔杆子都过硬”

百团大战后
日军惊讶地发现
八路军的装备比过去好
经过多方侦察
日军终于得知在黄崖洞一带
藏有八路军的大型兵工厂

1941年冬天
日军集合5000多重兵
包围了黄崖洞企图偷袭兵工厂
但是由于在建设兵工厂时
左权就已经把防御工事做得非常严密
整整两天里日军都没能靠近兵工厂一步

偷袭不成
日军又集中数门大炮狂轰滥炸
并派出300多名士兵向黄崖洞发起进攻
八路军特务团按照左权的部署
依靠立体防御工事
火力密集地回击
日军丢下了200多具尸体

战斗进行了八天八夜
在左权直接指挥下
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以1300人的部队
抗击了5000多敌人的进攻
歼灭日军近千人
八路军伤亡166人
双方伤亡比例为6比1
黄崖洞兵工厂的机器设备丝毫无损
冀南银行印钞厂也安全转移
中共中央军委评价这次保卫战是
“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毛泽东号召全军学习黄崖洞守卫战

鸿雁传书表深情

1939年4月16日
一场热闹而简朴的婚礼
在山西潞城县北村的
八路军总部机关住处举行
原本是铺满了作战地图的房间里
现在都换上了喜糖和喜饼
房间里也是贴满了大红“囍”字
而新郎和新娘正是左权和刘志兰

二人相识于1939年早春
介绍人是朱德
1940年5月
刘志兰在总部驻地
生下了一个女孩
一直忙于军务的左权
无法陪伴在妻子身旁
在孩子出生时都没时间去看一眼
女儿的名字也迟迟没有确定
这让他心里一直愧疚不已

朱德总司令五十五岁寿辰的时候
左权的小女儿刚刚过满月
彭德怀得知
左权还没有来得及给女儿起名字
建议道:
“刘师长(刘伯承)的孩子叫太行
我看很有纪念意义
你的小女孩不妨就叫左太北吧”
就这样
北北的名字就叫了出去


1940年8月,左权送夫人刘志兰赴延安学习,夫妻分别时与怀中的女儿左太北合影(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那张唯一的全家福中
左权将北北抱在胸前
与爱妻比肩而倚
在面对镜头的一刹那
平时这位神情严肃
不苟言笑的八路军副参谋长
在抱着女儿小北北时
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然而,这张照片却成为
左权留给妻女唯一的纪念
不久之后
左权依依不舍地把妻女
送上前往延安的路……

1941年
太行山战事暂缓
战士们在院子里种了不少花
9月,花开得欢实
左权在信中告诉妻子:
“每次打开门帘
见到各种花的时候
就想着我的兰
我最亲爱的兰”

那一刻,是爱
让这位久经沙场的抗日骁将
展露出内心深处的温润与柔情

1942年5月22日
前一封信刚刚发出半个月
一位叫江明的同志因事去延安
左权又给妻子写了两页纸
信中写道:
“志兰!亲爱的
别时容易见时难
分离廿一个月了
何日相聚,念念、念念”

书信写完,已是风云突变
刘志兰曾在给左权的书信中
写过这样一句话,她说:
“我愿意用20年的生命来换得你的生存
或许你是重伤归来
不管你带着怎样的残缺的肢体
我将全力看护你
以你的残缺为光荣”
这可以说是一个妻子对于
前线浴血奋战的丈夫来说
最低的一个愿望了
但是这样的愿望终究没能够实现

将星陨落,天地同悲

1942年5月
日军调集了3万多人的部队
向根据地的腹地扑来

5月24日晚
根据情报分析
彭德怀、左权研究决定
八路军前方总部必须马上转移
上万人的突围队伍
大多数为非战斗人员
众人拥挤在狭窄的山路上
很快被敌人发现
面对极度危险的处境
左权坚持留下来
带领特务团一部分人
在十字岭担任掩护任务

日军发觉了八路军
分路突围的意图后
迅速收缩合围圈
6架敌机轮番投弹
一发发炮弹投向密集的人群
织成一张火网
炮火中
左权站到山口的最高处
大声呼喊着:
“同志们
冲出山口就是胜利
大家快冲啊!”

突然
左权的喊声被接连的爆炸声淹没
一块弹片击中了左权的头部
左权缓缓倒在山坡上
1942年5月25日下午5时
一代抗日名将
年仅37岁的左权
满怀报国之志壮烈牺牲

为纪念左权将军
1942年9月18日
应山西数万民众请求
辽县更名为左权县

将星陨落,天地同悲
左权是抗日战争中
八路军牺牲的最高将领
与左权情同手足的彭德怀
含泪写下了《左权同志碑志》:
“壮志未成,遗恨太行
露冷风凄,恸失全民优秀之指挥
隆冢丰碑,永昭坚贞不拔之毅魄”

朱德总司令赋诗悼念:
“名将以身殉国家
愿拼热血卫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
留得清漳吐血花”

1949年7月
解放军南下
朱德总司令要求入湘部队绕道醴陵
去看望左权将军的老母亲
英雄母亲这才知道
自己日思夜念的小儿子
已经在7年前为国捐躯

坚强的母亲没有恸哭
而是请人代笔撰文悼念儿子:
“吾儿抗日成仁,死得其所
不愧有志男儿
现已得着民主解放成功
牺牲一身,有何足惜
吾儿有知,地下瞑目矣!”

1950年10月21日
左权将军移灵
河北省邯郸晋冀鲁豫烈土陵园
左权夫人刘志兰
携10岁的女儿左太北
为左权将军执绋拉灵
左权陵墓居于晋冀鲁豫烈士陵园的中部
以青石建造,雄伟壮观
高大的汉白玉墓碑上
是周恩来亲笔写的碑文
毛泽东为陵园题词:
“英勇牺牲的烈士们千古
无上光荣”

直到给妻子的最后一封信里
左权还想象着与妻女团聚的情景:
“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
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
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
一时在地下
一时爬到妈妈怀里
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

一转眼
这个再寻常不过的团聚心愿
已经碎了80年

在戎马倥偬的一生中
左权与家人聚少离多
一封封家书记录了
他对家人的铁汉柔情
巍巍太行
见证了左权将军的千古浩气
他为中华民族抗击侵略
民族独立而贡献出生命
将永远铭刻在所有中国人的心中!

    作者 a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