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越来越多的问题,出现在孩子们的教材和读物中,我们不难发现这样的真相:
这不仅仅是审美问题,而是思想战争和民族大义的问题。

01

在广大网友的质疑声,和各路媒体朋友的追踪下,疑似问题教材和问题出版物,正被越来越多地“挖”出来。

比如,版图不全的中国地图。

图片

比如,这个插画中,中国儿童乘坐的,被指是日本编号的战斗机。

 ▼图片

比如,这个孩子帽子上的英文单词“tame”,是“驯服的”“无主见的”“容易控制的”意思。

 ▼图片

比如,这张漫画里,说白人小姐姐汗好喝的,是黄皮肤和黑皮肤的孩子。

图片

再比如,中国孩子的英文课本里,爸爸和爷爷都是外国人的面孔,而妈妈和奶奶却是中国人的样子。

 ▼图片

更有人指出:

儿童绘本的《扁鹊治病》的插画,弥漫着儿童不宜的妖邪之风。

 ▼图片图片

而这一本儿童读物,更是处处弥漫着杀戮的血腥和暴戾的残忍。

就连人物的耳环,都是尸体做的。

 ▼图片图片

……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我不再一一列举。

关于给孩子们教材和读物“挑刺”,我觉得不能过于极端、草木皆兵,看什么都可疑。

但我同时也认为,发现问题,提出质疑,坚决反对教材中夹带私货和文化侵略,又是及时必要的。

我看了网友们整理出来的这些问题,最大的感受,不仅仅是问题本身。

更大程度上是,苦于“问题教材”和“问题读物”的国人,尤其是老父老母们,对当下儿童图书市场审核不严、把关不严的强烈不满。

并由此给下一代价值观塑造,已经造成负面影响的深切担忧:

“国家教育部门,早该管管孩子的教材和读物了。”

“教育焦虑”,才是人教版教材事件,引起一系列发酵的民心土壤和集体情感。

早在人教版这套教材面世不久后的2014年,就有负责的老师,不断给教材编委会写信,主要表达两个方面的诉求:

第一,插画过于阴间,老师和孩子们看了很不舒服,很不习惯。

第二,这套教材的内容设置,不符合循序渐进的教学规律,也不符合层层递进的孩童思维。

这一章学几何,下一章学方程,下下一章又学概率问题。

章节和章节之间,知识点过于混乱,缺乏逻辑联系。

一线老师为了便于教学,很多时候只能跳着讲:

先讲第一单元,然后讲最后一单元,最后再讲中间。

但反映的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

说出来的中肯意见,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图片

在一切都跟着考试指挥棒旋转的大环境下,一线师生的呼吁显得如此弱小。

渐渐地,他们只好沉默。

直到这一次,人社版数学教材的插画爆上热搜,那些被忽略的声音,再次响起。

为什么?

作为教育部所属的大型专业出版集团,人民教育出版社这次被人民推到了对面?

著名童话家郑渊洁的一番话,或许可以从一个小视角管中窥豹,逼进真相——

02

人教版数学教材被网友质疑后,知名童话作家郑渊洁,先是发微博,旗帜鲜明的表达自己的立场:

人教社某些主编,吃相太难看。

 ▼图片

而后,郑渊洁又大大方方地接受媒体采访:

“人教版教材,我一直是有看法的,不止是插画问题,也不止小学教材。”

67岁依然耿直如初的郑渊洁说,他家孙女正在读小学,他经常翻看孙女的书本。

他觉得这套教材的问题,不仅仅是插画丑,而是圈子烂。

“其中有个主编,在主编人教版语文课本的时候,把自己的作品放进去,他本身也是个作家。我觉得这就没有底线了,相当于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郑渊洁说,当启蒙开智的教材,成了圈子文化的玩物,那势必是孩子们的悲哀。

“儿童文学作家的圈子,谁当主编,谁把自己朋友的作品,一篇不落地全选进来,一人一篇。”

也有人找到郑渊洁,说这次轮到他了,被他拒绝了:“我自己的书还能卖出去,不用轮到我。”

看关系,而不是看质量。

轮流排号入选,而不是作品真正好才入选。

这,就很悲哀了。

在郑渊洁看来,靠圈子和人情编写的教材,迟早是要出事的。

因为,编写教材者的私心大于公心,势必就会夹带私货,敷衍了事,愚弄大众,蒙羞教育,殃及孩子。

 ▼图片

好的教材,要靠好的文图支撑。

好的内容,才能培育出价值观稳固的子孙后代。

郑渊洁是此次事件中,唯一发声的儿童作家。

其实,性格耿直、桀骜不驯的郑渊洁,不仅是作家,还是慈善家。

在中国作家中,他是捐款最多者之一——郑渊洁因多次捐助灾学校重建,而被授予“中华慈善楷模奖”。

他为什么敢发声?

早在2010年4月,郑渊洁就宣布退出了中国作协。

他拒绝进入所谓的任何圈子,他靠自己的版税吃饭。

不受人管,不因人手短嘴软。

感谢他表达了真实的声音,感谢他说出教材问题的背后,是狭隘的圈子文化,还有自私的关系网。

但,郑渊洁并不是第一个对我们教材提出质疑的人——

03

英年早逝的南开大学教授、著名军事思想研究导师艾跃进,生前曾在多个场合的公开演讲中,提到文化侵略问题。 图片

他很多次提到,“文化侵略”的糖衣炮弹,已经不知不觉地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

尤为警惕的,就是我们学生的教材:

“我们现在的教材课本里,删掉了《谁是最可爱的人》,删掉了《狼牙山五壮士》,大量地删掉鲁迅的作品……

狗编辑们说,这些作品都过时了。

混蛋,民族精神,爱国主义,有过时的吗?”

被媒体评为“魅力教授”和“最受欢迎教授”的艾跃进老师,生前最大的隐忧之一,就是我们在大意马虎中忘记血泪教训,步入文化陷阱,再重复百年前国人的屈辱命运。

图片

艾教授因胃癌逝于58岁,很多人不愿相信,认为他是被谋杀。

他多次公开提出:

我们文化界的某些知识分子,思想上早已沦为了人民和国家的叛徒,是彻头彻尾的文化汉奸,如今还在冠冕堂皇地沽名钓誉。

赤子之心,令人动容。

还有。

资深教育家、清华大学教授、国家教育部原基础教育司司长王文湛,在接受采访时,也顶着一头白发,掷地有声地说:

西方的媒体,说我们中国时,都是负面的。

而我们有些教材,对西方却是歌功颂德。

我们有很大的单位,编了中学语文教材,删掉了《谁是最可爱的人》,删掉了《黄继光》,删掉了《刘胡兰》,这3篇都删掉了,却加入西方国家很多无法考证的名人故事。

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要把那些关乎民族大义的文章删掉。

 ▼图片图片图片

用呐喊的方式,唤醒民族的警觉。

用批评的方式,深爱这片土地。

这才是我们最需要的知识分子。

因为,他们先我们一步,看清了这样的真相:

相比保护脚下的国土,我们也要保护课本上的民族历史,教材里的情感认同。

因为,自古以来,欲亡其国,先改其史,后灭其族,而后消其文化。

万万不可在麻痹大意中,被人洗脑,任人摆布。

问题教材事件,本质上不是美丑的问题。

而是关乎家国认同和民族存亡的问题。

需要国家层面的亮剑和重视——

04

人教版教材被推向风暴眼中后,吴勇和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遭到了网暴:

吴勇工作室并没有实体机构,在工商上没有注册,只是子虚乌有的名头。

吴勇是人教社教材编写总顾问吕敬人的门生,而海外关系复杂的吕敬人,又是封面设计吕旻的父亲,郑文娟的领导。图片

背后种种,我们没有调查,先不过度揣测。

吴勇被骂,是舆情激愤的必然。

但没有吴勇,就没有张勇、杨勇、赵勇了吗?

根本的问题,并非吴勇这样的插画设计者。

而是我们的决策者和公权部门,真正肩负起切实的责任,给我们孩子的教材和读物,站好第一道岗,把好第一道门。

这样,才能对得起“人民”,对得起“教育”,配得上“出版社”的称号。

而不是,陷入一言堂的专制和膨胀里:

教材是“我”编辑的,“我”审核的,“我”发行的,甚至,投诉都是“我”来处理的,那“我”必然会在无人监督的权力膨胀中,祸国殃民。

是时候解决这个问题了。

5月28日,教育部责令人教社整改,并对全国中小学教材进行全面检查。

同时,教育部还开设了问题教材反馈的公开邮箱jcwt@moe.edu.cn

人教社就教材插画致歉:

深感自责和内疚,深表歉意。图片

但,人民群众说:

仅仅愧疚是不够的。

将功补过,不足以平民愤。

要问责一批人,才能保护一代人。

    作者 alive